英/敬(友情向):断章

我明明是要开英杏车的怎么突然就来了写英/敬的灵感了呢……(我这种)写手真的是一种不可理喻的动物……有参考追忆剧情,如果剧情有硬伤欢迎指正。这篇文章或许还可以叫“纪念天祥院英智的第一次打架”???

以下正文开始↓

——————

忘记是什么时候,忘记是谁,敬人只记得那个人问自己:莲巳学长,二年级的时候,你为什么会和会长一起做那么惊人的事,去改变当时的梦之咲?

只是因为会长吗?

这问题,真的像英智觉得自己是为了他才放弃画画一样的愚蠢。

然而,那时的莲巳敬人学长只是显得十分无趣地推了推眼镜,扳着所有人都熟悉的面孔,做了一番似是而非的说教,其实自己都明白不过是些废话。

但是,如果说“我看不得那时学校里的不良少年理所应当的欺负人”是不是太傻了点?

实话都挺傻的。

那一年,在那所著名的公立学校读小学的莲巳敬人,还是个不太沉默的孩子,只是除了读书和打打闹闹之外,还会在学校的国中部,和比自己大的学长练习箭道。

所谓的学长也不过是比自己大一两岁,但那时身量尚显不足的敬人,举起弓箭专注于靶子的时候,气场居然压倒了所有人。

孩子嘛,一切都那么的天真无邪,包括嫉妒,包括——欺负。

他们真的没有想太多,只是凭着天性去欺负一个比他们小的孩子,不过是因为,他看起来只是比他们优秀了一些而已。

他们比他年长,所以不至于跑到他所在的小学部去撕他的课本,但是趁他回家路上戏弄一下还是可以的。不过,这所公立学校校风严谨,玩得太过火估计会被开除,所以,直到敬人那天换了条路回家时,才被他们围攻了。

其实不过就是些小孩子的把戏,言语挑衅,然后推搡,抢他的书包,抢他背后装着弓箭的袋子。那是哥哥送他的生日礼物,是根据他的身材特制的。对方有五六个人,最矮的也和敬人一边高,敬人还要执拗地护着身上的东西,像只护食的小兽。

面朝地扑倒时,敬人觉得眼镜的边缘磕到了地面,却没有多少痛感。

突然身边那些人中的一个发出一声哎哟的痛呼,然后又是一个,再一个……在他们叫出来的时候,敬人趴在地上,看到不断有泥块落在自己身周的地面上,碎泥四散飞溅。是砸在那几个人身上弹过来的吧?这么想着,下意识的,敬人努力爬了起来。

“敬人!快跑!”还没等他回头,一个瘦瘦的身影从他后面飞速跑了过来,然后拉住他的手向前奔跑,金色的发丝被带起的风吹得飞扬了起来——敬人很吃惊,他不知道原来病弱的英智也可以跑得那么快。他的手被英智牢牢地抓在手里,手心很凉,还有碎泥的触感。

但是渐渐的,就是敬人拉着英智跑了,身后的人越追越近,终于英智脚下一绊倒了下去,敬人想回身去抱住他,却也就此摔倒。书包被摔了出去,装便当盒的袋子也掉了出来,里面还有只中午没有吃的红苹果,咕噜咕噜的滚出好远。

那群大孩子把他们围住,而敬人还在仔仔细细地检查着英智身上有没有伤口,英智撑着地站起来,喘着粗气却对他笑得很开心,好像根本不在意身边发生的事情。

今天敬人参加预计外的社团活动才这么晚放学,他和英智已经约好了,却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小时。他是担心英智又溜出来找他,才在下了校车后抄这条他和英智都知道的小路去往天祥院的宅邸,结果,却被偷跑出来的英智撞见了这件事。

“臭小子!是你拿泥巴砸我们?”领头的大孩子想过来推英智,敬人挡了一下,英智转过身——这个蓝色眼睛的孩子漂亮得不像话,也从容得也不像真的,而他的气质……即使是小孩子也懂一点人情世故,就算不认得他身上那些昂贵的名牌,但是衣服的考究还是看得出来的。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敬人很生气,生气到觉得自己好像可以把面前的人都揍一遍,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但他还是很生气。

“我们,找你比试弓道啊。”真好笑,明明用了最卑鄙的手段,还以为会有公平的比试吗?敬人扬起头,带着孩子气的不屑,“你们想怎么比?”

“我们比谁射得最准。”那个大孩子得意地四顾——这是一处开阔地,草地上开着小小的花,一棵巨大的梧桐立在他们身后,像个静默的老人,看着这群本该不谙世事的孩子,去演习他们人生的第一次残忍。

“只有你有自己专用的弓箭,我们怀疑你做了手脚,所以为了公平,每个人都用你的弓箭和你比一次,谁射得最准,弓箭就归谁。你敢不敢?”

“你不敢就是胆小鬼!以后少在学校里神气活现!”又是一片起哄的声音。

好笑的人永远都是好笑,敬人从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神气活现了。但是,这个条件……对方有五六个人,一个个比下去,自己的箭法肯定会失准星,那么,他最珍爱的武器就要被夺走了……

“你们不可能比得过敬人的。”英智的声音就那么清朗朗的响起,带着无比的狡黠和轻松。那群人瞪向他,他却独自跑开,将滚出好远的苹果捡回来,“你们谁射得中这个?”他举起苹果。

“这算什么?你以为是罗宾汉啊?”那群孩子爆发出哄笑。英智却一口气跑到梧桐树下,转过身,将苹果放在自己头顶,另一只手背在身后,“敬人,开始吧!目标就是我头顶的苹果!”

所有人的表情瞬间都变得僵硬,除了还是笑得甜甜的英智。敬人呆呆地看着他,有风从他们之间刮过,在那个瞬间他居然觉得天地之间只剩下那苹果,和英智头发的金色。

敬人经常在英智家的后院练习,英智喜欢在他用来瞄准的木墙上画圈,然后看敬人把箭射到圈里去。一开始是大大的,后来小一些,再小一点……

在那些大孩子吃惊的眼神里,敬人缓缓地举起了弓箭,朝向英智的方向……

“喂……喂!你不是玩真的吧!”终于有人发出了骇异的惊呼,领头的却还故作轻松地说:“你们不要信这些小鬼的把戏,他根本就不敢——”

箭矢的声音传来,飞行的闪电却不是对着英智的方向,而是对着那个人,然后从他的脸侧飞过,扎入了他身后的藤蔓。

“你们,还要试试看我的箭法有多准么?”敬人早已经变换了方向,此时又搭上一支箭,直对着他们这边。

“这,这个小鬼疯了!快跑!”随着一声大喊,那群人一哄而散。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敬人才扔下弓箭,跑向兀自对他喊“敬人好棒”的英智面前,使劲把他背在后面的那只手扯到前面来。英智的手一松,一块尖利的石头滑了下来,棱角在白嫩的手心割下一道血痕。

敬人看到了的,英智在捡苹果的时候,另一只手藏了这块石头——刚才他用来砸人的是泥块,这次,居然是石头。

英智当然知道敬人是不会伤他的,所以为了保险,他一定会射偏。但如果那样,那群人一定会来抢敬人的宝贝了,就像他们一开始想的那样。

到那时,他就用这块石头,砸他们——那时候的天祥院英智,心眼儿也就那么多了。

可是他没想到敬人会那么干。

他更没想到,他这个被欺负了很久、执拗地不认输也不告状的青梅竹马,会一边使劲用手绢裹着他的手,一边在哭。英智真的被搞懵了,连自己的手被裹成了木乃伊都没注意。

这种状况的处理对于天祥院家的小少爷来说,真的超纲了啊……

至于敬人把这件事,和闯了祸遭到父母惩罚居然被英智“围观”、上台后被努力打call的哥哥气到哭以及英智知道他画画时的笔名,并列为莲巳人生四大失误,那就是以后的事了。

“敬人,那天后来的事你真的都忘了?”

“忘了。”

“真忘了?”

“你到底要说什么?”

“哎呀,那你肯定不记得后来我是抱住你,说敬人我头好晕,你才被吓得不哭了吧?”

“英智!”

fin.

评论
热度 ( 28 )

© WhiteSh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