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遗事 12:爱火【卡配罗/criska】(警界pa KC/CK无差)

虽说今儿发车,但是我所谓的车真的就是一意识流(无差开车还能详细就有鬼了……),前面拖拖拉拉如今一步到位,我这个写法估计也是奇葩了。。。


12

时间久了,Cris和Kaka跟爱伦成了朋友。这个带着一半拉美血统的西班牙女人,是很多小雏妓和流莺的靠山。那些被迫出卖身体的非法移民,或者迷失在这个繁华都市里的小女孩,她们有时候会被客人欺负,做完了没有钱,爱伦会为她们把钱讨回来。

一切都只是因为在她17岁那年,遭遇了三个男人的强暴。

爱伦的儿子安东尼今年四岁,亲生父亲是她曾经的“保镖”,后来被人砍死在一次黑帮的械斗中。

那天在郊外爱伦的小别墅,Cirs和安东尼玩得不亦乐乎,只是Kaka一眼没看住,再转过头去就眼见着两个人要从楼梯上翻下去。几乎要扑过去救人,Cris已经以一种十分怪异的姿势卡在楼梯上,小安东尼则好好地待在他的怀里,咯咯笑个不停。

Kaka无可奈何地走过去,把安东尼从他怀里抱出来放在地上,拍拍小屁股让他去厨房找妈妈,接着就对着Cris:“需要我帮你吗?”

“不用!”Cris把身体正过来,就坐在楼梯上看着Kaka傻笑。

Kaka觉得心被戳了下。

和组长Mourinho的关系没有丝毫缓和的迹象,如今的工作环境让他倍感压力。以为和Cris的事会影响心情,但是他必须承认,现在回到和Cris共同的住处其实让他很安慰,他觉得那是一个让他无比舒服的地方。比起那种舒服,弥漫在两个人之间那种微妙的气氛就不算什么了。

这天,Kaka独自去组里的路上还接到了Digao的电话,弟弟说上次通电话父母总觉得他有点不对劲,就让他来问问。Kaka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年纪不小了,怎么还让家里人这么担心。那一刻,他突然就想起了Cris,然后一股暖流慢慢从胸口划过。情不自禁的,很想见到他。

然而到了组里,就听到了Cris和Ozil去调查的街区发生了枪战的事情,虽然事情有惊无险,但让Kaka整个都心神不宁起来。一整天,他都被按在了组里做线索分析,Cris则直接从调查地点回去了。

不过,就在傍晚的时候,Kaka却接到了Cris打给他的私人电话。

“Cris,你没事吧!”他躲在卫生间着急地对着电话问。

“嘿嘿……”

“傻笑什么?我问你呢!”

“只是问我但是没问Mesut啊。”

“……那好,你撂吧我打给他问问。”

“诶你别啊!我就是以为,你要骂我违反规定在这时候打电话给你……”

“……看来是没事了?”

“嗯,我没事。你又要很晚才回来?”

“要很晚的,你早睡吧,今天,太危险了。”

“哦……你在,担心我啊?”

“废话!”

离开组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零点半。在街口停好车,Kaka就遥遥看到那个老房子的灯还亮着,不禁在寒风中微笑了起来——他早就不自觉地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他和Cris的家。

Kaka开了门,然后走进了开着温暖橙色灯光的客厅,听着壁炉里的火劈啪作响,从心里就开始觉得暖。想着Cirs肯定已经回到屋里去睡了,Kaka就不在意地把手里的东西丢在一边的台子上,发出一声脆响。

咚——沙发那边传来的沉闷落地声把Kaka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他赶紧跑过去,看到睡得迷迷糊糊的Cris已经从地板上弹起来,一条毯子在沙发前卷成了一团。他一脸尴尬地揉着没有被发胶固定的卷毛,然后傻兮兮地看着Kaka笑:“你,你回来啦……”

“你干什么啊,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睡?”Kaka看着他哭笑不得。

“那个,就是在沙发上睡着了而已……”Cris揉着眼睛说。

Kaka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攥住了自己的心,“你在,等我回来?”

面前的大男孩儿有些局促,一副很担心自己被讨厌的样子。他胡乱拿起一边的水杯乱喝一起还差点把自己呛到,“那个……其实……”

“Cris。”

“啊?”

“谢谢。”

这句话却惹红了那一双好像还在做梦的眼睛,“呵,我还是,被你讨厌了啊,这么客气……”

脑子有点乱,也许是困了,或者是太累了。其实这都不是理由,Kaka只是觉得,面前的男孩儿很可爱,那么简单又直接,即使他在击毙罪犯的时候非常冷血,但在平时,他也不过和所有25岁的大男孩一样,或者更加可爱一些,莽撞又好奇,热血又温柔……

所以,他为什么要拒绝?如果有些事并不是某个人的一厢情愿,难道不是一种幸运吗?而到底是怎么开始的,重要吗?

Cris嘴边的小绒毛在灯光和炉火的映射下好像透明,喝过水后没来得及擦掉的一点水渍还挂在上面。好想帮他擦掉啊……于是Kaka就真的忍不住伸出手,托住了Cris的下巴,用拇指在他的嘴角,抹了下。

Cris觉得脑子好像一团浆糊,所以直到Kaka将他拉过去,他搂住了对方的脖子时依旧觉得自己在做梦,紧张而滚烫的鼻息喷上了Kaka的侧颈——Cris不敢多想,或许,这只是一个兄弟间爱的抱抱而已,比如当初Kaka见到Digao时,也是这么抱了一下的。

这些日子,他很小心地保持着分寸,好像Kaka是一片羽毛,他只要稍微呼吸沉重点,就能把Kaka吹跑了。所以现在要是过了界,搞不好就……

“Cris……”

当他的脸被Kaka从肩头抬起来,再被轻轻地吻住了唇的时候,Cris整个人都懵了——这简直就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在温暖的饭店门口眼巴巴等到以为自己要冻死了饿死了,突然门被打开,被一双温暖的手邀请进去饱餐一顿……

Kaka知道自己把男孩儿吓到了,因为吻贴到他唇上时,那副结实的身板儿整个都僵了。然而不过只是两秒钟,他就得到了最热烈的回应。

马德里的冬天很冷,即使是现在,身体依旧没有被屋里的热气暖过来,甚至,在唇舌纠缠的时候,人还是控制不住要发抖。不过,很快就暖了,暖到发烫。拥住的年轻身体,几乎用每一个毛孔都在诉说发自内心的狂喜,甜丝丝的感觉快渗出来了,于是忍不住去亲吻翘起的唇角,红透了的脸颊,潮湿了的眼睛……

【车戳链接↓】

http://imglf4.nosdn0.126.net/img/VkIvS3c4L2lpaWo4R3VFSUpkUDc2RDYzaE5FaVN6aXRHZHArY3g0ZkxqOHJhL05sMU16Tyt3PT0.jpg?imageView&thumbnail=168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22 )

© WhiteSh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