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遗事 13&14:偷欢【卡配罗/criska】警界pa(KC/CK无差)

昨天开完车之后有人问我是不是要虐了,怎么可能!(小声:怎么也得先甜两掌再虐)我这个人要是写腻歪,就会特腻歪,别嫌肉麻啊~~~~以及图片用西装罗是有理由滴,看文就知道了。这章又可以叫里卡多·天然撩·莱特23333预告:明天开虐。。。。。。。

13

难得两个人一起休息的时间,午饭过后,留在下面收拾厨房的Cris忙完后就跑去楼上的卧室。Kaka躺在床上,用胳膊遮住眼睛,让从天窗照进来的阳光不至于直接照进他的眼睛。他穿着白色的衬衣和裤子,整个人都被罩在阳光中,乍一看好像是要化掉的冰激凌。床单是天蓝色的,枕头也是,于是这又让他变成了蓝天里的一朵云,柔软得只想让人陷进去。

Cris走过去,趴到床上,将一个吻印在了Kaka的唇上。Kaka没有动,手臂依旧挡在眼睛上,但是唇角已经扬起了笑意,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漂亮。

Cris一笑,然后也躺在了他的身边,闭上眼睛,感觉暖到发烫的阳光落在眼皮上,摸索着把Kaka的手握住,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摸过去,再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摸回来——很无聊的游戏,却又其乐无穷。

Kaka想起,18岁那年,当水已经漫过了头部,觉得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巨大的声音,然后身旁的水退了,接下来,棺材被打开,眼前一片大亮——他从那时起爱上了这种光线直射的感觉,哪怕会让眼睛暂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那是希望,也是生的感觉。

他觉得Cris就是那样的光,会刺目到让你无法直视,却可以把人全部笼罩在里面,温暖又安全。Kaka讨厌黑暗,讨厌湿冷,讨厌封闭的空间,而Cris身上的所有属性,都和这些相反。

想明白这一切的Kaka,心底突然就一片澄澈。于是他撑起身子,在Cris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埋下头吻他。

将手伸进Kaka的衬衫下摆,再顺着光滑的背一路抚摸上去,Cris觉得现在的自己不仅是被带进饭店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还是掉进蜂蜜洞穴的小棕熊。他很想问问Kaka是不是魔法师,口袋里还藏着多少他最想要的糖果。

甜到人发晕;

或者,真的是快被阳光晒化了。

这座老房子的浴室也是家庭式的,有两个并排的水槽,而在旁边,还有两个矮一点的小水槽。Cris听Kaka说,第一任男主人为了自己和妻子,以及两个孩子都准备了洗漱的地方,想必很多年前,一家四口排排站一起刷牙洗脸的样子,一定很可爱。

在传闻中,这一家人死于非命,这才有了鬼屋的说法。但实际上,男主人是找到了更好的住所,举家搬到了美国而已。至于那个有些恶毒的传说,不过是一个觊觎这个房子的人,为了从别人手里低价得到这座房子的手段。

“我说Ricardo老师,你还真去考古啦?”一起站在镜子前刮胡子的时候,Cris一边往脸上抹着刮胡泡一边说。

Kaka已经刮好了胡子,他用水把剩下的泡沫洗干净,就边擦着脸边说:“是啊,我的爱好很无聊,就是喜欢查那些古古怪怪的东西……诶!”

Kaka突然一喊几乎把Cris吓得一哆嗦,“你干吗!我在刮胡子!手再抖点就割脉了,谋杀你懂吗?!”

Kaka不理会Cris的大叫,而是把他拿着刮胡刀的手拉开,然后凑近他的脸,“你这里长了一颗痘。”

Cris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又不是小女孩儿,长了就长了……”

“你每次刮胡子那劲头儿简直就是跟你的下巴有仇,一会儿再给划破了,这个位置痘破了要是感染了很麻烦的你知不知道?”

Kaka很无语地把Cris的脸拉近,把剩下的刮胡泡擦干净,用热毛巾把他下巴再焐热一些,接下来重新抹好刮胡泡。不知道是不是觉得Cris此时又乖又呆的样子很有趣,他玩心一起就把一点泡沫点上了Cris的鼻尖,然后就看到Cris把两个眼珠聚到一起盯上那点白。

“噗——”Kaka忍住手抖,捏着刮胡刀,“别逗我笑。”

Cris不再闹,而是认认真真地盯着眼前的这张好看的脸,直到Kaka把他下巴上最后一点胡茬都刮干净后突然开口:“你是打算把我的脸盯出个洞吗?”

“不舍得。”

“啊?”

“这么好看的脸要是有了洞多糟糕。”Cris笑得有点嬉皮笑脸,然后就要把自己脸上剩下的刮胡泡往Kaka脸上蹭,两个人就在浴室里闹了很久。

那段日子,真的好像忙里偷欢。

14

那个Mendes无论如何都要请Cris去参加家庭晚宴,Kaka不愿意陪他去,说有钱人太麻烦,倒是帮Cris去选了整套的新西装和皮鞋。

变换身份也是特别行动组警察的技能之一,所以打领带搭配饰什么的不在话下。Cris试穿好了,就从卧室里出来走到了客厅,他想让Kaka再给他些意见。虽然他对应酬没兴趣,但也不想第二天在那些有钱人面前出错。

Kaka对着手提电脑敲敲打打,抬头往这边望的时候,正端起咖啡准备喝,不过看到Cris的瞬间,手就顿在那里,就那么盯着Cris。

“怎,怎么了?很奇怪吗?”Cris被他看得心里发虚——虽然不是常穿,但是他不觉得自己在正装礼仪上有严重的常识性错误啊……

“哇Cris——你这样真的特别帅!”

“……诶?”

“平时不是看你穿制服就是穿运动衫,要么就是夹克,我从没见过你穿西装。你真的超——级——适合穿这种正装,虽然浑身上下都遮得严严实实的,可是真的特别性感特别迷人。你知道吗有些人健身把胸肌练得过大穿西装其实不太好看,不过你肌肉的形状刚刚好,还显得你的肩膀更宽腰更细……对了你脸红什么?”

Cris觉得自己真的是败了——这个男人的嘴巴到底是什么做的,蜜糖吗?或者,他是天然的调情高手、还属于清纯系的?!这么肉麻的话,居然可以如此自然而然地说出来,还说得无比诚挚和真切,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简直就是向全世界昭示自己的真诚……

Cris确定,自己原来没有想象中那样厚脸皮,Kaka这种夸法他真的扛不住……

“我说真的,你这样看起来特别——”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Cris做了一个打住的动作,接着一边松领带一边嘟嘟囔囔,“干吗这么夸张……显你会说话……”

Kaka愣了下,然后就笑得很开心,在把Cris笑恼之前,特别认真地问:“Cris,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不好意思的时候,真的特~~~~~~别可爱?”

“又来了!”Cris真的恼了,领带解了一半就扑过去揍人。Kaka笑着躲开Cris的拳头,却被他一把拥住。

Cris听过各式各样的赞美,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Kaka把那些真心的夸赞毫不保留地送给他的时候,心口居然甜到发疼。

没人会拒绝被温柔地对待,Cris也是,就算从十几岁起他就习惯了独自一人面对所有问题,就算他都记不清曾亲手逮捕甚至击毙了多少罪犯,就算他面对怎样惨烈的伤口和场面都可以眉头都不皱一下,然而他的内心并非是一块纯钢。当一座铁皮屋被敲开了一扇窗,有暖暖的光透进来的时候,就无法不贪慕那温柔的力量。

他只想一辈子和身边这个人英俊到犯规的男人彼此拥有,他不相信他们的情愫只是瞬间的爆发,他不相信时光带来的厌倦——哪怕是真的厌倦,他也只想把这个人永永远远地系在身边。

“……Cris,你,的衬衣……会,皱……”

“没关系……我会,自己,熨平它……”

身体的战栗几乎到了极致,Cris觉得自己幸福得要死掉了。

然而他没想到,他差点就真的死掉了。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6 )

© WhiteSh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