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遗事15&16:迷踪【卡配罗/criska】(警界pa KC/CK无差)

开虐了~~~老穆果然适合做恶角。。。昨天有姐妹问我虐的方式:我不喜欢什么三角恋什么误会什么你故意气我我就是不理你以及我不听你不听……这类的方式,所以只是现实的残酷,这文的宗旨就是只要俩人在一起就锁死了,最多就是异地恋可感情上别想再分开。看完今天的,离虐的部分结束还有三天~~ 


15

阳光下的那场枪战,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发生的,虽然类似的场面他们经历过不少,然而如今的局面远远超出了预期。

特别行动组的人,并不该轻易暴*露于如此危急的情况下。

最重要的是,一街之隔,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仪式,礼炮和人群的欢呼,居然盖住了枪声。此时Cris和Kaka跟组里其他人被隔开了,而他们面对的是最凶悍的一伙狂徒。

Cris决定冒险,他必须阻止那群人跑出他们可控的范围,以免引起更大的骚*乱。他对着Kaka做了一个手势,无视对方制止的眼神,举着枪便从掩体中飞身而出——他想多一个“靶子”把目标引出来,就更容易干掉这些人。

他们的确足够优秀,然而他们不是漫威的超级英雄,即使枪已经够快,即使极限状态下可以用一颗子弹射穿两个对手的脑袋,但以二敌九也是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

结果是好的,对方全部倒在了地上;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Cris几乎从半空跌落,身上,还带着一个枪眼儿。

然而他却在想:糟了,这么狼狈的样子,居然被Kaka看到了。

子弹穿过了Cris的身*体,嵌进了旁边的石柱里,Kaka用最快的方式堵住了那个伤口。但是很明显,Cris的内脏受伤很重,否则不会有那么多的血涌*出他的嘴。

“我的天哪Cris……”Kaka竭力抑制住自己声音的颤*抖,“没事的,马上,就会有人赶过来……”

“咳咳……Kaka,我是不是,要——”

“闭嘴!”

可Cris还是自顾自说:“电影里,很多人,都是这种情况下,咳咳,求,婚的……然后,就,活下来了……所以,Kaka……咳咳咳!”

更多的血从嘴里涌*出来,胸口疼得几乎要裂开,面前的Kaka越来越模糊,却在他的脸凑过来时Cris捂住了自己的嘴:“嘴里都是血……脏……”

一个冰冷又湿*漉*漉的唇印在了手背上,接着,Cris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应该是Cris从警以来,受得最重的一次伤。在送往医院之后,他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但即使是意识处于沉睡的边缘,他依然能感到刻骨的疼痛,整副骨架都好像被放在火上烤、然后再被浸在冰水里泡。

他第一次希望,干脆有人给他一枪来个痛快。

Kaka的声音在最难熬的时间里远远近近,在那段浑身都插满了管子、扣着面罩的日子,额头上会有温柔的吻印下。后来面罩撤掉了,嘴唇干裂,会有人时不时用湿的棉签润过来。

有时候,是嘴唇。

直到那次又是在高热中昏昏沉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低低地说:“Cris,生日快乐。”

可是Cris清*醒后,Kaka只是和大家一起来看了他一次。虽然组里的人都知道他们住在一起,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没人知道。 不过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Kaka要那么行色匆匆,直到很久后他出院,都再也没来看过他。

Cris出院后,组里安排他回家一趟:算上受伤住院前的时间到现在,他已经整整四个月没有和自己的家人联络。按规定,为了不至于让家属对于他们的身份产生怀疑,特别警*察是要定期和家人团聚的。Cris当然想见妈妈还有哥*哥姐姐,但是,这么久没见到Kaka,他心里只有越来越大的不安。

直到他终于回到组里,Cris发现,哪里找不到Kaka了。

赶在Cris冲到Mourinho的办公室干仗之前,Marcelo将他拖到了小会*议室。

“你拦我*干吗?!”Cris几乎要把Marcelo的领子撕下来。

Marcelo反常的脸色阴沉,然后,递给Cris一份卷宗。那上面,清楚地记录着,警员费尔南多·卢拉·巴蒙德,如何因为长期在警队中受到打*压,心理和精神都发生了扭曲,产生了报复心理,进而在一次行动中袭*击同伴、甚至携重要犯人逃脱的整个过程。

Cris的脸顷刻变得煞白——费尔南多·卢拉·巴蒙德,这是Kaka对外的假名。他觉得脖子发僵,只能死死地盯着Marcelo,“到底,怎么回事?!”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快把对方的肩膀都捏碎了。

Marcelo深深吸了口气,“其实组长一直觉得,我们组里,或者,是警*察局里的人,有内鬼。”

这话并没有让Cris意外,之前他也和Kaka讨论过,因为这个案子进展奇慢,虽然情况有特殊的地方,但是这也太不正常了。

“Mourinho的确不喜欢Kaka,但是,他一直有自己的考虑。他想要利*用Kaka,把内鬼逼出来。”

“什么意思?”

“Kaka那次所谓的袭*击同伴,表面上伤了Karim和Mesut,还带走了之前咱们在大巴事*件中带回来的嫌犯……直到半个月后,Mourinho通知我们,Kaka已经打入了那个利*用人*体运送毒*品集*团内部了……毕竟,在外人眼里,我们这群人和其他的警*察没什么不同,而这些日子和上司矛盾最大的,除了Iker,就是Kaka了……”

Cris觉得头很疼——“他,难道就那么确定,队员里没有内鬼吗?”

“……他不确定,他只确定Kaka和你肯定不是。”

“什么?!”

“他用这个办法,确定了队员里没有内鬼,然后把目标,定在了警*察局……就是那些,只知道有针对这个案子专案组的参与,但不知道特别警*察存在的成员……”

“所以,如果组员里有内鬼,Kaka就该死吗?!”

“……当时Iker也是这么问他的,他说,队员间彼此没有信任,真悲哀。”

“我去ТMD!”Cris直接爆粗,“从他来了组里就几乎让大家各自作战,还要我们注意个人安全不要感情用事,这时候却说什么信任?!”

“Cris!”Marcelo按住他,“你冷静点!要是闹大了惊动了真正的内鬼,Kaka会有危险的!”

头疼得突突直跳,受过伤的地方似乎都开始疼痛。Cris用*力深呼吸,然后努力平静地问:“对了,怎么看不到Iker?”

“他……”Marcelo不敢看他的眼睛,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Kaka离开后,Mourinho召集全组说明了自己让Kaka做卧底的计划。Iker当场就和他发生了冲*突,被*关了十天禁*闭,外加停职。不过他明天也能回来了……”

Cris愣了愣,然后一转身就要离开,Marcelo一把拽住他,“你干什么去?!”

“你放心,我不会去找Mourinho算账的。”Cris把他的手拨*开,“现在见面就只想杀了他,我不会做傻事。”

16

Cris在医院昏昏沉沉的那段时间,外人眼中,人*体藏*毒案的专案组里,Kaka和Mourinho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身为组长,Mourinho甚至已经公开宣布,他将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将Kaka调出本案的调*查。

Kaka的确是个“背叛”的好人选,当Benzema看到他带着那个嫌疑人离开时,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Kaka接到了秘令提*审这个人,下一秒他的职业反应才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而Kaka的一个手刀就把他敲晕在当场。

下一个是Ozil,他当时没看到那个人是Kaka,就直接冲了上去,然而他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叫他:“Mesut。”那个熟悉的声音让他慢了1/3秒,接下来,面前就是黑*洞*洞的枪口,以及举着枪的Kaka用似笑非笑的表情对着他,紧接着,就用枪托砸中了他的头。

Cris事后听到这些时,真的不知道是该叹息Kaka的那张脸是注定让人相信他不可能犯罪,还是庆幸他没有用那样的一张脸犯罪。

爱伦的酒吧。

Cris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旁,把头埋在胳膊里,爱伦走过来,手上拿着一杯酒,“我知道你几乎不喝酒,我也不是让你喝醉,我只想,让你平静些。”

威士忌的味道很冲,让Cris麻木的感觉有了半分苏醒。“他原来送给过我一瓶红酒的……”呆呆地冒出这一句,眼圈就红了。

“你啊……说吧,想让我做什么?”爱伦低声问。

“我想见他。”

“你疯了?”

“我知道这对于他和我都很危险,所以,我想求你帮忙。”

“我不确定我能做得到。”

“不求你一定做到,我只是,想求你试试看。”

爱伦呆了呆,然后非常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拿你没办法。”

三天后。

一顶脏兮兮的棒球帽,凌*乱的卷毛从帽子下面跑出来,旧T恤上有汗渍和油渍,破洞牛仔裤的裤边完全磨起了毛。帆布鞋已经油腻到看不清什么颜色,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伤疤——这是一头标准的“羊”。

在警方那里叫做“容器”的,这里叫做“羊”。

今天,会有“牧羊人”带走他以及另外几个人。一个胡子浓*密刘海长长的男人走进他们等待的仓库,对着每个人都打量了一遍——他的目光并没有在疤脸少年的身上停留多久。

这群甘愿当羊的少年并不老实,即使他们是为了更多的钱。于是有人开始争吵,进而动手。那个大胡子男人眼色冰冷地走过来,一脚踹在了疤脸少年的身上,然后用一根绳子将所有的人手反绑,丢到了角落。

疤脸少年将手向后一探:一处突出的废弃水管,边缘格外锋利。

凌晨3*点。

有“羊”跑了,有人在奔跑,疤脸少年溜到了堆积废弃集装箱的地方寻找着什么。紧接着,从两个集装箱之间伸出一只手,猛地把他拉了进去。

狭窄的空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因为紧张而显得格外沉重。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外面终于安静,而他们,依旧沉默着。

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发动机的呜咽,这似乎唤*醒了两个人。

“Cris。”

到底多久没听到这个声音这么唤他了?Cris不记得了。只是觉得胸口一痛,痛到想要掉眼泪。

“你来这儿干什么?该和我接头的人不是你。”

“为什么……”

“……”

“为什么?”他拼命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为什么你要接受、这个……”

“Cris……”

“我知道你很在意Mourinho对你的评价,可是你没必要把自己赌上去吧!”

“Cris,我是个警*察,”Kaka的声音像做梦一般的响在耳边,“这件案子不能再拖下去了,而且……我差点就失去你了知道吗?”

“所以,你是要让我开始体会失去你的感觉吗?”

“Cris!”

Kaka生气了,而且是非常生气,他将Cris的胳膊攥到生疼,“这就是你这么冒险来找我的原因?你是来和我吵架的吗?!”

Cris脑子一片凌*乱,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直到他被狠狠按在身后的集装箱上,被蛮横地吻住。

Kaka从不会那么粗*暴的,每次做*爱的时候,Cris才是不知轻重的那个。然而,此刻Cris被吻得生疼,直到嘴里有了腥甜的味道。

“我们,一定会很快,再见面的。而且,是在阳光下。”

等到脑子清*醒过来的时候,Cris一个人缩在那个狭窄的缝隙里,耳边,只记得这句话。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WhiteSh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