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遗事19:马德里病人【卡配罗/criska】(警界pa KC/CK无差)

不废话了,这章写的是分别而不是分手(我这篇没有分手的戏份),明天再有一章虐,刀子就都发完了。


19

Kaka永远忘不了那一刻:当遍地都是残破的尸体,当死去的克里斯那双空洞的眼睛望向虚空,他彻底失控。那是Kaka第一次知道,自己居然也会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嚎叫。

他掏出了自己的枪,对准那个因为失败而发疯狂笑、拉着七只“羊”陪葬的二号头目的脑袋,一口气将枪膛里的所有子弹都用来送那个家伙下地狱——那个人的头像个被锤烂的南瓜般爆掉了,红色的血液和更加恶心的东西喷了他一脸。

在以往的任务中,Kaka见过比这惨烈得多的分尸现场,以及更加腐烂的残肢。他只是无法接受,这种让人撕心裂肺的失败。

Kaka被关进了专门关押涉嫌犯罪的警察的看守所,就算Cris再急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当Marcelo想安慰几句的时候,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突然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

然而过了一段时间,Kaka却被释放了,接下来,就是一纸通告:建议他暂时离开特别行动组。

PTSD,全称:创伤后应激障碍,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很多人都觉得,这个病症往往是受害者才会遭遇。然而,在世界范围内,包括警察、消防员以及军人的这个群体其实更容易中招。

在审讯Kaka的高层中,有个著名的心理专家,最初他怀疑Kaka在此次行动中就是患上了PTSD。当然,仅凭这一点,是无法为Kaka的行为开脱的。但是,进而他察觉,无论是成为卧底前,还是逐渐深入的过程中,他已经有了抑郁症的症状,因此,在遭遇了过大的精神刺激时,更容易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而为Kaka的这个病症开出直接证明的,正是马德里特别行动组的组长:Jose Mourinho。

Cris不觉得这是Mourinho的好心,他只是再一次证明:Kaka,根本不适合做警察——这简直就是把Kaka往深渊里又推了一把。

最终,Kaka无限期休假,他将回到米兰,因为他入行时的恩师是米兰警界著名的心理学专家,Kaka会跟随自己的老师做一些相关行动组的幕后工作;同时,对自己的抑郁症进行治疗。

离开马德里前,除了组长外全队的人来给Kaka送行。那是一个热闹的酒馆,大家玩得不亦乐乎,不像欢送,倒像是欢迎。Kaka还特意买了Ozil和Benzema的单,说因为当初形势所迫,敲了他们的脑袋真的很抱歉。于是其他人就开始起哄,说他不够意思。

Cris坐在Kaka对面,看着他笑得那么开心,突然就有了不真实的感觉——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得抑郁症呢?好吧,其实没人知道什么人才会得抑郁症,他自己也不了解。

和Kaka在一起时是那么的亲密,可是他或许根本就没了解过自己爱的人——这简直令人绝望。

回到老屋,两个人开始整理行李。其实大部分行李已经整理好了,只是一些小件东西需要弄。一起买的游戏机,Kaka留下了,包括他大部分唱片和一些书也没有动,却带走了Cris当初送他的那对儿音箱。还有Cris送他的睡衣、墨镜、帽子……那些曾被吐槽又傻又土的东西,被一股脑地塞进了另一个背包中。

“诶Cris,”Kaka突然坏笑着对他扬了扬手里的东西,“这些‘小雨衣’留给你呗?

Cris斜了他一眼,“我不用,你带走用吧。”

“哎呀我也用不到,你别客气拿走吧。”

“谁跟你客气了!”

突然又打打闹闹得不可开交,直到Cris的背莫名其妙地就撞到了后面的柜子,发出了“砰”的一声。

“你没事吧!”Kaka赶紧想上前看他,Cris却把头埋在手掌里,对他举起另一只手,“别过来,求你了……我,一会儿就好……”

今天从酒馆离开前,Kaka去开车,跟在后面慢慢走的Cris却一把被Casillas拉住,在他耳边低声说:“回去以后……别表现得太难过,Ricky那么替别人着想,受不了你那个样子的。”

Cris吃惊地望向他,Casillas的表情无奈又伤感:“你当别人都瞎啊看不出你们的关系?你知不知道,Kaka被关进看守所的那些日子,我们都担心你要崩溃了。”

是的,Cris在忍了,很努力很努力地在忍耐,他知道其实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回家后立刻就回屋睡觉,Kaka绝对不会在意。但是,他做不到,那个人就要走了,他怎么能忍住不去看他,不去听他说话,不去把关于他的所有细节都刻进脑子。

然而还是做不到冷静地送那个人走,他真是个,不成熟的男人。

伸在虚空里的那只手,五指张开,然后感觉,被另一只手的五指扣住。那个拥上来的怀抱很温暖,温暖到多希望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这样他们就可以就此化为齑粉,没有任何分开的可能。

“对不起……我什么都没发现……对不起……”Cris低声说。

手指抚过那些柔软但不安分的小卷毛,Kaka却觉得心长出了脚,然后在刀锋上起舞。为什么Cris要说对不起呢?该说对不起的,难道不是自己吗?

一切都是因为他太过于在意自己的骄傲,既然已经在一起了,为什么不能把已经面临雪崩的内心世界展示给他,难道自己的骄傲真的比Cris更加重要?如果他可以在爱人面前早一点放弃不必要的自尊,早一点求救,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

原来他爱自己的荣光,远超过Cris吗?

“Cris……”Kaka低声说,“至少,我们,没有分手。”

“想得美!我才不会和你分手。”Cris把脸藏在他肩头,声音闷闷的。

“所以,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好好想想,好好整理,我想把我自己找回来,或者,明白自己,到底是谁……”

Cris抬起脸着急地说:“我说,别再钻牛角想那个混球的话了好不好?凭什么他说你不像个警察就不像啊!”

Kaka笑了下,“我知道,我会记得你对我说过——我是你见过的,最出色的警察。”

Cris眼睛红红地端详着Kaka的脸,然后,很郑重很郑重地吻了上去。

(依旧不是车的车,为了安全戳链接看图↓↓↓)

http://imglf4.nosdn0.126.net/img/VkIvS3c4L2lpaWdCZFRRSmV3bmRFaXV2cnIybEdqaFRzb3hOWUxkelEvMmVhN3JBdlVxY3RnPT0.jpg?imageView&thumbnail=168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

“Cris……”

天蒙蒙亮的时候,Cris被这声低唤叫醒,只觉得头痛欲裂。这大概是因为,昨夜他们嘴对嘴喂着分喝掉了那瓶酒的缘故——那瓶Kaka第一次来做客送的红酒。

Kaka已经穿戴整齐跪在床边看着他,Cris想起来却被一把按住:“我把行李都运下去了,也已经租好了车,我自己一个人去机场。”

“但是——”

“Cris,别送我……哪天我回来,到那时你再来接我,好不好?”

将几乎排山倒海的情绪硬生生压了下去,Cris哑着嗓子说:“好……”

夏日将尽前清晨的风,像唇边留下的告别的吻,Kaka的背影显得模糊又清晰,在马德里的晨光里,终于消失不见。

*“Cris,如果遇到你不是奇迹,神明在上,马德里的一切,对我便不再有意义。”

【*改编自椰岛游戏《OPUS·灵魂之桥》里的台词,原句为“约翰,如果遇到你不是奇迹,地球在上,灵魂便不曾言语”。】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WhiteSh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