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遗事32:此爱隔山海(完结)【卡配罗/criska】(警界pa KC/CK无差)

终于连载完毕了!虽然严肃向的pa还没啥狗血剧情真的很无聊,但是好歹我完成了2333333这篇文完了,我可以接着做我的剪(刽)刀(子)手了。明天先发一个不太虐的哈~~~ 


32

来到都灵之后简直忙到脚后跟打后脑勺:联系安东尼要上的学校、通过以前Kaka介绍的朋友找到托管小家伙的靠谱家庭、给两只大狗找到委托的宠物店。接下来就是处理此前的一桩陈年积案、以及新案子的准备工作……Cris觉得这里的强度超乎他的想象。都说意大利的警察是举世皆知的废物,不过都灵组倒是完全颠覆了他因为传言而留下的印象。

他的搭档、那个来自克罗地亚的大个子Mandzukic,经常很好脾气地拍拍Cris的肩:“习惯一下吧,咱们组长Allegri其实脾气挺好,就是要求挺高。比如那个小家伙……”他朝Dybala的方向一努嘴,“他可挨了不少骂。”

Cris耸耸肩,宽容地笑笑:自从来到都灵,他觉得自己的脾气都好了不少,这并不是指他对罪犯仁慈了,而是和搭档以及组里其他人的合作更加圆融了一些。他突然想起,当初在马德里,几乎一直是Kaka顺着他的,除非他出了格,不然Kaka基本都会按他的想法来。

好吧,这不叫老了,这叫成熟——这么想着的时候,Cris已经站在位于米兰的一所高级警官学院心理学系的楼外。最近行动组又接到一个跨国任务,是去俄罗斯抓捕一群危险的逃犯。他来找一位犯罪心理学的教授,组长说这次要特聘和他们一起去俄罗斯参与这次抓捕行动的。

今天是个周末,校园里很安静,很少来这种地方,Cris总觉得这种地方是Kaka该来的。他还特意又把西装领带翻了出来,不过没戴墨镜——他可不想自己看上去像个误入校园的黑手党,或者电影里那种一看就能知道身份的特工。

这位教授的独立办公室在7楼,从电梯出去右拐就到了。Cris敲敲门,接着一个人拉开了门——

“Cris!这是我的办公室!”

“我不管!你总这样!莫名其妙就出现让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好好好我错了但是你起码让我把门锁上!万一一有人来了……犯罪心理学教授的出柜新闻明天上了学校的BBS这事儿我倒无所谓,但是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我们不是说好了,等你从特别行动组离开以后再公开吗?!”

此时,门是锁好了,不过Ricardo教授则在办公桌后正襟危坐,一边打开电脑,一边翻着Cris给他的卷宗。结果翻到一半,就啪地把手里的文件夹一合,然后往椅背上用力一靠,“Cristiano警官!你能不能别那么把胳膊支在桌子上还托着下巴眨巴着眼睛看我!我要吐啦!”

“诶!你让我别手来脚来我听你的,你让我老实呆着我也老实了,可你不能连我的姿势都管啊!你都是这么要求你学生的?当教授了不起啊!”Cris不服气地嚷嚷回去。

“……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你穿西服打领带特好看!特别像个斯文败类。”

“……Cris,没人告诉过你斯文败类不是好词儿吗?”

“哦……”Cris挖了下耳朵,“没办法啊,谁让我读书少,没给你用衣冠禽兽就不错了。”

“被你那么看谁受得了啊!我们又快半年没见面了……”

“真难得啊,你还知道我们这么久没见了?那你还不提前告诉我?有你这么给别人惊喜的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沾到你就没辙,脑子都乱了……”

Kaka看着面前的大男人好像又变成了几年前在他面前会哭红眼睛的大孩子,正对他的“保密工作”不满地碎碎念。他咬了下嘴唇,就站起来走过去一拽Cris的胳膊,“跟我过来。”

“干吗?”

“给你一点补偿。”

“???”

偌大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然而却有细微的声音从里面的套间里传来。

“我的Ricardo教授,你的办公室还真的……很神奇啊……”Cris居然一脸好奇宝宝的神情看着这个小小的空间,任Kaka把他的领带拉下来。

“很多高级的办公室都配有这样的小套间,有时候写报告太晚了可以在里面休息……”Kaka修长的手指绕上了Cirs的衣领:今天他的衬衣扣子是贝壳钮,泛着隐隐的月白色。嗯,这次选得有品位……

“哦~~~~那学校里有没有规定员工不能‘这么’使用学校分配给高级人才的‘资源’?”

“废话真多!你TM到底做不做?不做算了!”

“谁说我不做了你给我回来!”

(说实在的这段真的没啥,但是我被老福特搞怕了,还是做图了↓↓↓)

http://imglf6.nosdn0.126.net/img/VkIvS3c4L2lpaWhDTGRMbVpRUnpRZVpTeTAwclRxRjR3L2VTR0c4TE5YaVRGRCtZS1RHczlRPT0.jpg?imageView&thumbnail=168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

喘息渐歇的空间,熟悉的体温贴着肌肤,舒服得让人想就此睡下去,直到Cris发觉Kaka坐起身子去拿了什么。

“你干吗……”

“别动。”Kaka从一个小抽屉里拿出一管东西,然后抱过Cris的脸,“你怎么回事啊?我上次的圣诞礼物里寄的润唇膏明明够你用到现在了,结果还是没用对不对?”

“我干吗要用啊?”

“那次重伤你昏迷的时候极度缺水,后来你嘴唇就特别容易干裂,每次接吻都搞得我一嘴铁腥味儿……”Kaka仔细地给他抹了两层,“本来我也不懂这些,结果为了你还特意去问了Digao的妻子,弄得他们还以为我交女朋友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Cris任他摆弄,然后一骨碌爬起来,笑着问:“你知道刚才你给我涂的这个是什么味道的吗?”

“啊?没注意,我看下……唔——”

看P看啊,自己来尝尝不就知道了。

笨。

尾声

俄罗斯这个时候的确比Cris想象的还要冷,即使不是在室外,只是在室温稍微低一点的监控室,Cris都觉得温度低了不少。

门一开,Cris回头看到Kaka进来了,“你怎么进来了?Mattia呢?”

“他下午的时候跟Miralem出去搜集线索被冻伤了,我看他刚上好药,就和他换个班。”

“那也不用和他换啊,你又不用守夜。Paulo不是下一班吗?”

“他睡得太沉了,我觉得还是让他正常来吧。”

“你啊,不会当老师也这么心软吧?”

【还是说明一下,Mattia是林妹妹,Miralem是皮夹,Paulo是小迪。。。。】

Kaka笑笑,然后坐到他身边,把手里的小型显示仪给他看,Cris知道他找到了一些线索,就一边看着显示器里各个被监控点的情况,一边和Kaka交流着一些情况——

就好像他们做搭档时那样。

突然,一个提示音从Kaka的手表里响了起来,面对Cris好奇的眼睛,Kaka温柔地一笑:“现在是里斯本当地时间2月5日零点。”

“啊?”

“生日快乐Cris。”

Cris觉得整颗心都要从胸膛里冲出来,可他还是将目光投向那些沉默的屏幕,“小Paulo该谢的不是你,是要谢谢我的生日。”

Kaka低低地笑,然后听到Cris说:“答应我,今年,只要我没有任务,你的生日,必须和我一起过。”

“好。”

4月。都灵。

安东尼和Kaka说话时永远是满脸兴奋:自从Kaka告诉这孩子,伦敦、都灵和旧金山是黑魔法三角、都灵还是两个地理魔法三角的交叉点,他就对这座城市产生了无比浓厚的兴趣。于是Cris无比郁闷地任安东尼几乎占用了Kaka来都灵后的大部分时间,他能干的就是跟在一大一小两个男孩儿屁股后面,在这座城市的小街上穿行,还得担任司机的角色——看来读书多就是了不起来,哄孩子都方便。

到了Kaka来到都灵的第三天上午,安东尼才知道待在家里,拆Kaka带来的礼物。虽然米兰和都灵距离并不远,但因为忙起来还是没日没夜,所以Kaka还是好像搬家一样给安东尼带来一堆东西,没一会儿就拆得客厅一片狼藉,Kaka伸手去沙发下的小桌下面去拿了个盒子出来想用来放包装纸,却发现盒子不是空的,里面装着另一个礼物盒。

“诶?这是什么?”Kaka无意地说了一句。

安东尼正把Kaka给他带来一件新球衣展开,扫了一眼就回答:“哦,那是Cris要给你的生日礼物。”

“安东尼!”Cris的一声大吼传来。

“哎呀这又不是什么秘密,Kaka都说了要来,你还提前一周每天电话里都要问好几遍,明天就是Kaka生日,当别人傻啊不知道你准备了给他生日惊喜。真是的……”

Cris几乎被噎到翻白眼: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有个性吗?

Kaka看看安东尼,就忍着笑把手里的礼物盒递给Cris,“不然,你接着藏好吧……”

第二天晚上准备去吃生日大餐,白天时安东尼跑去足球学校训练了。Cris正对着衣柜皱眉,想自己到底该穿哪件衣服出去,一双手臂从后面搂住了他。

“现在就把礼物给我吧。”

“又不是小孩子,现在就想要?”Cris转过身捧住了Kaka的脸。

“好奇。以前的礼物都是寄来寄去的,我还没在你面前拆过我的礼物呢。”

看着一个30大几的男人兴奋得像个小孩子,Cris不禁笑出来。

他拉着Kaka坐到客厅,然后从原来的位置把那个盒子拿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又紧张地递到Kaka手里,“我也不知道,送这个好不好。那个……你看看?”

Kaka好奇地拆开包装,那里面是被泡沫塑料保护着的一个小奖杯,有些好奇地拿出来,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直到他看见奖杯上刻着自己的名字,突然涌上心头的记忆几乎让他瞬间屏住了呼吸。

“Cris……”他几乎不敢置信地看向了身边那个还在紧张的男人。

“嗯……我去求了以前一起踢球的队友,他帮我去了趟圣保罗,把这个奖杯拿回来了……”

“可是,你怎么……”Kaka把奖杯放到旁边的小桌上,拼命回忆他什么时候对Cris提过这件事——这是他18岁那年为圣保罗队踢杯赛时拿到的一个最佳球员的奖杯,他是得到这个奖最年轻的球员。当时正好是圣保罗的建队纪念,俱乐部把奖杯暂时借走放在庆典上展览。但是那件意外随后发生,Kaka放弃足球去考了警官大学,奖杯就一直没有拿回来,按道理说,现在应该放在圣保罗俱乐部的仓库里。

“你真的忘了啊?”Cris又抓了抓头,“我那次受重伤,好长时间都昏昏沉沉的,你会来医院陪我。你个话痨,在我迷糊的时候说了好多话,就提过想把这个奖杯要回来……你也是笨,怎么自己不去啊?”

Kaka呆呆地看着他,突然就笑了,一直笑到眼睛模糊。

“哎呀这有什么好哭的!”Cris被搞得心里一疼,就凑过去吻他。

嘴唇温暖,圈在手臂里的身体渐渐变得柔软得一塌糊涂,令人沉沦。

————————

我是如何爱你的?

我爱你就像爱上了35度的阳光,爱上了夏日的海,爱你不去涂润唇膏只为了吻我的耍赖,爱上了你为我带来的生日蛋糕的甜、你打开香槟时飞散的泡沫。还可以是爱篝火的热,甚至是子弹的冷。因为篝火本来就是灼热的,子弹本就是冷的,我爱你,因为你就是你,不是其他。

我该怎样爱你呢?

我爱你从阳光里向我走来的身影,爱你无意拨弄戒指时的温柔,爱你因好奇轻皱的眉头,爱你用手捏我鼻子的力度,爱你识破我的小谎言却不点破的纵容。爱你被生日蛋糕抹了一脸的狼狈,爱你在我身边的每一次绵长的呼吸。我爱与你有关的一切,因为这一切都与你有关。

我爱你。

我会永远爱你。

“此爱隔山海——————

山海亦能平。”

(全文完)

评论 ( 15 )
热度 ( 31 )

© WhiteShiki | Powered by LOFTER